首页 政策法规正文

家信息安全政策强调信息战遂行军事任务

  为了应对信息领域的广泛,俄罗斯联邦制定和实施了恰当的国家政策。自从1992年关于安全的无线电管理法的制定,俄罗斯的领导层已经采取了一揽子措施来确保国家信息安全。信息安全条令已经被俄罗斯联邦制定并且被联邦总统签署通过;在无线电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和联邦行政机构之中建立了恰当的组织结构;涵盖安全事务的特别法律框架正在被制定;正在举行跨机构的和国际性的研讨会和论坛。

  这些为了俄罗斯联邦在信息领域的国家利益和强化国际领域的地位的措施在解决许多外部和内部问题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俄罗斯联邦信息安全条令(下文简称条令)作为在信息领域确保的基础性文件,它为涉及个人、社会和国家生活的不同领域、部分的国家政策建立了基础性准则。然而,在今天的内容中,相对一个有效的国家政策来说,这些准则并不再是足够的。社会实践明确地表明在综合途径的框架内许多优先考虑的方针正在形成以俄罗斯的信息领域的国家利益。这些方针线之一是发展用于确保俄罗斯联邦信息安全的国家政策基本准则的需求,这些基本准则将应用于军事冲突的具体情况和升级其实际应用机制。

  正如对南斯拉夫、阿富汗和伊拉克发生的军事冲突的起源、起因和起始和发展机理的分析中所表明的那样,他们的信息要素是这些冲突的一个实质属性。而且,这儿的主要趋势是更加强调采用信息突击(信息战)资源和工具遂行军事任务而不是求助于武装部队。

  为了确保军事冲突期间信息安全而制定的国家政策,象其它种类的国家政策一样,有许多部分:主体、客体、法律效力、工具、系统、条件、目标、线、任务、资源、解决方案、程序、计划、预测、形式和信息安全的方法,政策实施的实践措施、手续的准备,结果和实际成本的评估。将这些内容系统化的所有必要条件中的首要条件是定义它自己的核心概念。从定义这些概念的古典方法开始,我们确保军事冲突期间信息安全的国家政策应当用于代表联邦行政机构在信息领域准备和实施措施体系的行动,这些措施体系设计用于对抗由俄罗斯联邦的敌人发动的性信息打击(信息战)。

  毋庸讳言, 俄罗斯动员和使用信息安全措施的行动并不孤立于国家政策、主要信息政策和军事政策的其它方针。

  《条令》特别指出,国家在行使确保俄罗斯联邦的信息安全的相关功能的过程中,形成和实施了俄罗斯的国家()信息政策。从这一点看,它允许用于确保军事冲突期间信息安全的国家政策与国家信息政策重叠。

  相似的结论在相关军事政策中也能做出。这样,俄罗斯联邦的军事条令做为基本的国家文件制定了国家军事政策,包括了提供一种作用:当努力确保俄罗斯期间和战争期间军事安全时,包括组织和协调武装的、的、外交的、信息的、经济的和其它种各类斗争手段,现代战争的一个普遍特征是积极的信息作战。于是,如果武装力量被认为不仅仅是一种武装手段,那么就可以认为:确保军事冲突期间信息安全的国家政策和军事政策拥有行动上的重叠区域,这些行动被认为是使用武装力量确保国家信息安全中解决许多关键问题的法宝。在一种由敌人针对俄罗斯联邦发动的大规模信息战争的逼近的条件下,这种相互依赖关系将会被强化。然而,正如20世纪晚期到21世纪早期之间的战争和军事冲突资料所的那样,如果没有一系列的目标明确的、集成的设计用来确保信息战争条件下信息安全的措施的实施,一个当前条件下的高效的军事政策是不可思议的。

  除了、信息、军事和其它国家行为之外,确保信息安全的国家行为不仅占有重要的,而且也被部分的融入其它行为并且积极地支持他们。军事冲突期间的确保信息安全的国家政策将会紧密的与的法律执法过程中和社会生活、科学技术领域中确保安全的政策相互作用。

  在我们的观念中,政策本质中的最有历史意义的观念是由基于其主要功能的内容的检验的方提出的。确保军事冲突期间信息安全的国家政策具有预见性、组织性和管(控制性)功能。

  这些政策的预见性功能与它的理论主张的发展、概念的系统化和信息领域中追求国家利益的基本观点相关联。

  在完整的形式中,这种功能包含在国家文件中(法律、条令、制度、总统、无线电频率安全委员会决议、无线电频率总统政令、无线电频率行政决议,等等)。这些文件为这个功能提供了恰当的法律框架。所有这些文件是由那些行使和军事领导权的高层行政实体制定的。

  实施概念和观点需要采取具体行动的这种需求注定了确保军事冲突期间政策的第二种组织功能的存在。它等同于决策和计划、规划发展的采用和调整。比如,后者包括,特定时期内的对国家信息系统信息的规划、联邦执行机构的信息安全系统的具体规划和计划的发展、执行信息安全措施的不同系统和工具、为对抗性的信息而为国家整体或其个别领域设计的系统的调整等。

  这是国家政策的至关重要的功能之一,因为,正如我们所了解的那样,国家和周边的军事形势变化的非常快。一些事件,特别是关系到军事冲突解决的那些事件,常常是出乎意料地发生,并且影响俄罗斯和其同伴的核心利益,有些时候甚至会影响到整个世界。这些事件要求立即的、甚至是预先的行动和采用慎重的决策和他们协调一致的、目标明确的行动去执行。这些决策应当全部地考虑当前形势的特征,并且应当符合确保军事冲突期间信息安全国家政策的总体观念和原则。

  同时,对于决策的采纳,即使他们是恰当和及时的,如果他们没有及时的执行,也是毫无意义的。这种情况注定了确保军事冲突期间信息安全国家政策管理(控制)功能的重要性。它由传达决策、审核联邦执行机构的行政计划和规划组成,也包括对他们执行进展和结果的控制。

  这个功能的关键组成部分是根据被采纳的决策协调联邦执行机构的行动。这个决策是关于训练和使用执行军事冲突期间联合信息安全措施的武装部队、其它部队、军事编队和机构。

  依据这个目标,在确保潜在准备军事冲突的条件下或这些冲突期间信息安全的无线电频率政策的主要方针如下:动员俄罗斯的信息领域以对抗全范围的信息;防止针对俄罗斯的性的信息手段和工具的可能使用;发展确保信息安全的手段和工具;促进关于性信息手段和工具发展的国际性法律的推广;使用信息安全手段和工具。

  对抗全范围内信息打击的俄罗斯信息领域的准备工作主要包括:构建和发展俄罗斯联邦的国家信息安全系统;为国家信息安全系统训练人员;组织和实施信息安全领域的科学研究;采用一系列的措施信息领域免受敌人的性信息手段和工具的使用所造成的。

  防止针对俄罗斯的性信息手段和工具的使用暗示着在国家信息安全中信息态势的子系统的存在。这个子系统的主要功能是获取(收集)关于敌人、记录下来的性信息和采取的他们效果的措施、俄罗斯国家自己的部队和装备、也包括地区(区域)的信息安全措施的使用的信息。在这些事件中,信息安全的手段和工具的发展应当在国家目标规划的框架内推进。

  至于性信息手段和工具发展的国际法推广工作的增强,应当指出的是俄罗斯在这个领域的政策为它的解决现存问题的系统途径而著名。俄罗斯外交政策的起源,特别是决议中显示从1998年开始它已经考虑服从于联合国大会。俄罗斯的方针通常与国际安全政策的基本主张一致,无论什么目标都不能通过侵略的行为手段实现。追溯到1974年,联合国大会将侵略定义为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民族)的主权、领土完整或使用武装部队,或者其它与联合国宪章不一致的行为,它是对国际和平和安全的犯罪。在这样的背景下,对于发展和使用“信息武器”的国际法限务于确保地区和全世界的国家、国际安全和军事稳定、防止战争和军事冲突和和平。

  使用针对入侵者的信息安全手段和工具将在特定的形成的形式中发挥作用。比如,在美国,这些就是防御信息作战。

  关于俄罗斯联邦的国家信息安全政策的特殊原则的系统,它将应当因为这个系统包括目的性和积极性的原则和强调准备和使用信息安全措施的预想而显著。

  目的性暗示了明确的调整了的信息安全任务及其严格按照俄罗斯联邦的国家利益执行。积极性意味在确保信息安全的过程中对一系列目标的和行动。强度准备和使用信息安全措施的预见性表明它自己对针对俄罗斯的性信息手段和工具可能使用的预测和应对这种挑战的准备。

  另外,在解决国际、国防、经济和其它地区的集体安全利益方面问题中成功使用信息安全措施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一个与对独联体和友好国家相互作用的组织。

  至于这此用于确保军事冲突期间信息安全的国家政策的主体,根据俄罗斯联邦,他们是制定国家内部和外交政策的基本指导方针的俄罗斯联邦总统、选择确保国家国防、手段和的执行俄罗斯联邦外交政策的。

  用于确保军事冲突期间信息安全的国家政策的主体广义上是是个体、社会和拥有自己利益的国家,狭义上是国家信息安全系统。通常,这个系统包括准备和实施信息安全措施所涉及的管理机构、部队和设施、研究机构、从事于安全系统研制和人员培训的教育设施,也包括国家科学和工业联合体的一部分。为了达成他们的目标,用于确保军事冲突期间信息安全国家政策的主体采用外交的、经济的、科学和技术的、教育的、专用的信息的、也包括专门的和军事手段和工具。

  外交手段和工具用于采用性信息手段发展和使用领域的国际法来调节国家间的关系,用来确保信息安全的联盟国家的组织结构的发展,国家人员的培训和具体情况下联合行动的筹备和安排。

  经济手段和工具用于生产或购买信息安全系统和装备,负担专家培训和本领域研究的经费、发展国家信息安全设备、负担信息安全措施准备和实施的经费。

  科学和技术手段和工具用于规划信息安全的价值体系、评估和预测全球信息形势的发展、分析和预测信息安全系统和装备的发展、规划他们的需求、发展针对性信息的安全措施。

  教育手段和工具用于准备行政实体及军事指挥控制机构,包括国家全体人民参与执行军事冲突条件下信息安全任务的准备。这些包括计划和实施一个用于培养这个领域专家的专门的教育系统。

  信息手段和工具准确的分为信息技术和信息心理学。信息技术手段和工具用于信息技术系统(综合系统)免受性、防止信息泄露;信息心理学手段和工具用于个体、团体或者意识不受负面的。

  军事手段和工具(军事信息、武器、作战装备、支撑设施)用于在战争期间对敌人用于性信息的部队和武器装备发动突击、封控、消除军事行动或者其它性打击。

  结论:应当注意,做为积极的社会信息化,国家信息安全政策已经成为俄罗斯联邦国家政策体系的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做为国家政策的一个相关的新方针,它在各种因素冲击的条件下动态发展。主要因素之一就是俄罗斯将会卷入各种军事冲突的潜在可能,这些敌人的动机和解决方案通过对我们国家内至关重要目标发动各种大规模、主动的、有效的和持续的性信息。在这些条件下,俄罗斯机构追求的政策的效能将会依靠理论和实践发展水平的显著程度。这就是为什么本文章探讨这个理论的基础的努力会被认为是一个参与这个课题的科学讨论的邀请。

评论